首页 > 使馆新闻
胡炜临时代办接受斯里兰卡最大英文报纸《每日镜报》专访
2020/09/15

  9月14日,斯里兰卡最大英文报纸《每日镜报》在头版头条报道了对胡炜临时代办的专访,并全版刊登了专访全文。

  胡炜在专访中表示,中斯关系在新冠肺炎疫情中再次经受住了严峻考验,变得更加坚不可摧,目前正处于史上最好时期。中国是斯里兰卡经济发展的最重要伙伴,但中斯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的丰富内涵绝不仅限于经济层面,双方在涉及彼此核心利益问题上始终坚持相互支持。斯议会选举后建立了强势政府,这为两国合作提供了最佳机遇,中斯“一带一路”建设高质量发展有望加快推进。

  在谈到关于斯方债务展期的问题时,胡炜表示,债务展期对斯而言并非好的选择,虽然可能能解决现有的一小部分问题,但代价却十分高昂。斯始终坚持履行偿债义务,国际社会对此高度赞赏、积极评价。这种声誉有助于斯里兰卡在国际金融市场上赢得更多的帮助和信心,值得斯方倍加珍惜。

  在谈到美国单方面非法制裁中国企业时,胡炜表示,上世纪50年代,中斯突破西方封锁签订了《米胶协定》,这一精神仍然在指引着我们。中方相信斯新政府将不负人民期望,坚定捍卫斯独立主权和国家利益,保护科伦坡港口城这一史上最大外国投资。科伦坡港口城一定会如当年《米胶协定》一样,突破西方封锁。

  在谈到西方国家提出的“自由开放的印太战略”时,胡炜表示,我们不仅不反对,而且还一直支持相关地区的自由航行。但令人遗憾的是,一些国家借此攻击其他国家特别是中国。美国不仅建立了下辖30多万人的印太司令部,还在本地区部署了大量军事基地。反观中国,既没有类似的司令部,更没有这样的军事基地。我们应该问一问,到底是谁在威胁本地区的自由开放?到底是谁更有理由感到担忧?

  在谈到中印关系及地区形势时,胡炜强调应避免被偏见性的媒体所误导。中方作为斯真诚朋友,对斯与地区国家开展合作持尊重和开放态度,从不逼迫斯方接受所谓“中国优先”或要求斯方选边站队。中国从不寻求对邻国的霸权,而是通过双边友好协商与14个邻国中的12个划定了边界。此后这些边界不再是冲突的界线,而是成为沟通两国和两国人民的桥梁。

  附:《每日镜报》专访全文(中文参考译文)

问:如何看待中斯关系现状?

答:我认为目前应该是两国关系史上最好的时期。过去半年多来,中斯两国都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的严重影响,中斯关系再次经受住了严峻考验,变得更加坚不可摧。这场疫情让我们对中斯友谊有了更深刻的认识。两国人民患难与共、同舟共济,这种相互支持使我们得以在疫情防控上比许多其他国家做得都更好。 

问:在近期对斯里兰卡外秘克伦贝格的采访中,他表示斯里兰卡将与中国保持经济合作。同时,他也表示斯里兰卡不会牺牲印度的战略安全关切。中方对此有何看法?

答:首先一个独立国家不为别牺牲本国利益斯里兰卡应当坚持“斯里兰卡优先”其次,中国的确是斯里兰卡经济发展最重要的朋友和伙伴中斯友谊的内涵远超于此。两国是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绝不仅限于经济层面。众所周知中斯双方在过去抗疫中一如既往地相互支持。斯疫情暴发后,中国向捐赠了包括7.5万份检测试剂、450万只口罩、5.4万套防护服等在内的大量斯方急需的医疗物资。这些援助不仅来自中国中央政府,也来自地方政府、企业、社会团体和普通民众。不仅如此,过去几十年里中国在国际舞台上就许多关键问题都给予了斯方坚定支持我们的合作不应局限于经济领域,而是远比这更加丰富多彩、宽广深厚

问:您所说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指什么?

答:作为战略合作伙伴,中斯之间有着高度的相互谅解,捍卫彼此核心利益问题上始终相互支持。每当斯里兰卡遇到困难中方总是给予坚定支持而当中国在双事务上需要斯方协助时斯方同样毫不犹豫伸出援手中斯战略合作伙伴关系是全面、综合的

问:您如何看待斯里兰卡对外安全合作?

答:斯里兰卡是一个独立国家,与所有周边友好国家无论是印度、中国还是其他国家,都有正常的安全合作。我们对此持尊重开放的态度

问:当前,中国和斯里兰卡都已经成功控制住疫情。您认为未来两国经济合作发展的潜力如何?

答:虽然疫情尚未结束,但双方的经贸合作一直在向前推进,我们不应该浪费任何时间。过去的几个月来,中斯经贸关系并未受到新冠疫情或是斯议会选举的影响,双方深化合作、共同振兴斯经济的意愿一直很强烈。中国驻斯使馆也一直在努力扩大金融及投资方面的合作,并且已经取得了一些积极进展。今年3月,斯里兰卡财政面临偿还国际债务、抗击新冠疫情的巨大压力时,中国国家开发银行在很短时间内向斯方提供了条件十分优惠的5亿美元授信。最近,中方企业也正在积极商谈在汉班托塔港投资3亿美元建立一个大型轮胎厂。一旦投资落地,将大大刺激斯橡胶等相关产业,并为斯创造2000多个直接和间接就业机会。

问:具体的橡胶需求量有多大?

答:中国国内已经有不少轮胎生产厂家。而无论是中国市场或是国际市场,未来对橡胶的需求都是巨大的。所以,真正要担心的是,斯里兰卡橡胶原材料的供应是否能满足需求。

问:科伦坡港口城项目目前发展情况如何?

答:科伦坡港口城一期投资14亿美元,已经为斯里兰卡创造了许多就业机会。目前,填海造地工作也已完成。过去几个月,即使发生了新冠肺炎疫情,港口城的大量基建工作也并未受到影响,而是如期推进。根据总体规划,拟建的国际金融中心将会引领港口城其他项目开发。具体开发工作将在斯议会通过相关配套法律工作后尽快启动。

问:最近,美国对中国交通建设集团在内的多家公司实施制裁。中交建是港口城项目主要承建、运营方中国港湾公司的母公司。美方这一制裁会对港口城项目造成影响吗?

答:正如我之前介绍的,科伦坡港口城作为斯史上最大的外国直接投资项目,仅一期项目投资就高达14亿美元,未来二期项目建设还将为斯再带来130亿美元投资,创造超过8万3千个就业岗位。科伦坡港口城将成为斯兴经济振兴的新引擎。

中交建的部分子公司确实在美方单方面非法制裁名单上,但据了解中国港湾公司并不在其中。更重要的是,我认为我们不需要太担心,因为科伦坡港口城是斯里兰卡领土而非美国领土上的合资项目。此类单边制裁严重干涉他国内政,不具有任何国际法效力,也不会被大家所接受。

上世纪50年代,中国和斯里兰卡突破西方封锁,签订了伟大的《米胶协定》。当前,《米胶协定》精神仍然在指引着我们。中方对斯里兰卡新政府有信心,戈塔巴雅总统和新一届议会代表了斯里兰卡的民意,相信他们明白人民所需并会坚定捍卫斯里兰卡主权和国家利益。倘若政府连造福国家和人民的最大外国投资都无法保护,未来谁还会来投资呢?我们坚信科伦坡港口城一定会如当年《米胶协定》一样,突破西方封锁。胜利将再一次属于中国和斯里兰卡。

问:印度媒体总是充斥着对中国在斯投资项目的批评。另一方面,此前也有人认为中、印、斯三方应就共同关心的事务展开对话。您对此有何看法?

答:我们不应被一些存在偏见的媒体所误导。中方始终支持区域合作,也对斯里兰卡与地区国家开展合作持开放态度。作为斯里兰卡的真诚朋友,中方从不逼迫斯方接受所谓“中国优先”或要求斯方选边站队,我们乐见斯与世界各国特别是邻国发展友好关系。正常、健康的国际关系本该如此。

问:最近中印边境态势很紧张,这会对本地区产生什么影响吗?

答:关于近期中印边境有关事态,双方一直在通过外交和军事渠道保持密切沟通。我无意细数个中原委,毕竟斯方肯定会从另一方听到许多不同说法,我只想强调一个无可辩驳的事实:中国在过去数十年间,已经通过双边友好协商的方式而非述诸武力,与14个邻国中的12个划定了边界。此后这些边界不再是冲突的界线,而是成为沟通两国和两国人民的桥梁,我们和邻国的边境地区也因此取得了巨大发展。中方从不寻求对邻国的霸权。

问:您认为中美贸易战对斯里兰卡有何影响?

答:我个人并不认为有什么大的影响。你们可能从西方媒体听到它们大肆宣扬的所谓大量外资企业逃离中国,但这不符合事实。近年确有一小部分外资企业撤出中国市场,但这与中美贸易战无关,主要是因为它们无法满足中方日益严格的环境和劳工保护规定。但大多数外资企业仍选择留在中国,特别是在新冠疫情全球蔓延的背景下,很难找到比中国更加稳定和安全的投资环境。

根据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对下属的200多家在华经营超过数十年的会员企业所做的最新调查显示,绝大多数会员单位仍寻求在华长期发展,83%的企业将中国视作其全球战略中最重要或前五重点之一,近70%的企业对中国市场未来五年的商业前景抱有信心,87%的受访企业明确表示不会将其生产线撤出中国。事实上,中国第二季度国内生产总值增长3.2%,是世界主要经济体中表现最优异的,这也为世界各国企业在华投资提供了更多信心。

问:斯中两国共建“一带一路”下一步计划是什么?

答:在斯里兰卡议会选举后,斯建立了一个拥有2/3多数席位的强势政府,这可能为两国合作提供了最佳机遇期。我们可以更快、更广地推动“一带一路”建设高质量发展,能够吸引更多中国投资帮助斯里兰卡经济社会发展。

问:中方的投资重点会更多放在基础设施建设还是工业园区建设上?

答:坦率地说,斯里兰卡对这两方面的发展需求都十分迫切。中国有句老话“要想富,先修路”,道路交通至关重要。由于南部高速公路的全线贯通,从科伦坡到汉班托塔现在只需要两个半小时,而过去可能要花费七小时以上。工业化同样对整个国家发展意义重大,这也是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年来得出的最主要经验之一。斯产业升级有着巨大潜力。

问:中方是否也将投资中部高速公路和科伦坡-拉特纳普拉高速公路?

答:据我所知,中资企业和金融机构都参与了中部高速的建设,一些企业和银行也对拉特纳普拉段公路有兴趣。

问:早些时候,习近平主席曾邀请戈塔巴雅总统访华,后因疫情等原因被迫推迟。目前斯中两国都已成功控制了疫情,访问是否有可能成行?

答:当然有这种可能。戈塔巴雅总统访华一直是中斯两国优先考虑的重点工作,双方也一直在等待更合适的形势以及彼此方便的时间。照惯例,国事访问前一般会安排一些高级别团组访问进行对接预热,但目前斯里兰卡仍然限制入境,我们期待斯方能就此作出一些灵活安排。

问:谈到西方国家提出的“自由开放的印太战略”,中方对此有何看法?

答:我们不仅不反对,而且还一直支持相关地区的自由航行。但令人遗憾的是,一些国家借此攻击其他国家特别是中国。美国不仅建立了下辖30多万人的印度洋—太平洋司令部,还在本地区部署了大量军事基地。反观中国,在该地区并没有类似司令部,更没有任何军事基地。我们应该问一问,到底是谁在威胁本地区的自由开放?到底是谁更有理由感到担忧?

问:您希望斯里兰卡在这方面做些什么?

答:斯里兰卡具有独特的地缘政治战略位置,应坚持本地区真正的自由开放,坚持本国主权和独立,不应允许任何外部干涉。这是关系国家利益的关键所在。

问:两国人员往来方面有何计划?

答:人员往来也是双方需要重点推动的工作之一。我相信本轮疫情过后,两国人员往来会越来越密切。戈塔巴雅总统和马欣达总理都曾向我谈到,斯里兰卡期待更多的中国游客。我们也相信会有更多中国人优先选择斯里兰卡作为出境游目的地国。

问:在你看来,斯里兰卡有什么独特之处?

答:中国人民普遍认为斯里兰卡是一个友好的国家,这是斯至关重要的卖点。因为游客在选择目的地时,首先考虑的就是安全问题。当然,斯里兰卡众多美丽的风景自然是不用多说了。

问:斯里兰卡政府曾向中国提出过债务展期的请求。中方是否会对此作出积极反应?

答:坦率地说,我并不认为债务展期对斯里兰卡是一个好的选择。的确,债务展期可能能够解决现有的一小部分问题,但代价却十分高昂。尽管斯里兰卡目前偿债压力较大,但斯方在偿债问题上一直享有良好的国际声誉。斯里兰卡始终坚持履行偿债义务,国际社会对此高度赞赏、积极评价。这种声誉有助于斯里兰卡在国际金融市场上赢得更多的帮助和信心,值得斯方倍加珍惜。

相对而言,吸引外国投资才是更好的选择。外国投资不仅能为斯政府直接带来收入,为斯民众带来就业,而且还能进一步增强国际社会对斯里兰卡的信心。中国作为斯里兰卡的真诚朋友,将一如既往通过各种方式尽力向斯方提供帮助。



【推荐给朋友】
 
     【打印文章】